您当前位置: 石壕隆恩信息门户网 > 国际 > 最怕打雷的动物 - 纪录电影《麦子店》开机,中国故事如何“邂逅”国际表达?

最怕打雷的动物 - 纪录电影《麦子店》开机,中国故事如何“邂逅”国际表达?

2020-01-10 12:55:42 
【字体:  

最怕打雷的动物 - 纪录电影《麦子店》开机,中国故事如何“邂逅”国际表达?

最怕打雷的动物,摄影师乔治出生在捷克,17岁随父母回故乡希腊,40岁追随中国妻子定居北京,成为朝阳区麦子店社区的居民。在这个社区里,像乔治这样的“歪果仁”并不少见——麦子店是北京朝阳区的一个街道社区,老北京的平房、胡同、京剧与现代化的商圈、公寓、办公大楼鳞次栉比,这里也是北京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一个社区,汇集了17个国家的大使馆,上千家外企,多个国际组织,几万外国人在这里居住安家。

乔治的梦想是在欧洲举办他的摄影展,展示他镜头里的中国,这时他在麦子店结识了一位社区工作者,他们的行动开始了……这样一个故事,将会用镜头记录在本周开机的纪录电影《麦子店》里。

《麦子店》剧照大合影

电影中会借这些人物的故事,展现这个古老又现代的社区中的人们所面临的新问题。麦子店里发生的故事是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的缩影,而这部纪录电影的幕后主创体现了国际化特色,即中国制片+外国导演的搭配方式,未来将在国际发行。讲好中国故事,让更多人了解中国,这是《麦子店》拍摄的初心。

▶▶拒绝宏大叙事,讲小人物的故事

《麦子店》透过来自希腊的北京女婿乔治的镜头,深入到社区,捕捉那些代表着如今生活在多元文化时代的人们的故事。比如酷爱舞蹈团却不得不面临机构改革之困的舞蹈家王梓丁,身患癌症依然风雨无阻坚持练舞的朝阳大妈李雪艳。

他们都是社区普通的一员,随着社区的变化,入住的社区的人们的背景越来越多样化,他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的节奏也面临着适应新环境的压力。

来自西班牙的导演路易斯•嘉兰因为丰富的经验接下了导演任务。此前他曾获得过11个国际电影节奖项,他的作品更曾经连续三年作为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电影播放。拍《麦子店》是让他很兴奋的一件事,兴奋点之一是,“一直对中国非常感兴趣”的他终于能来中国拍电影了。

导演路易斯•嘉兰

来到北京第一个礼拜,嘉兰他就像是个对所有事物都抱着好奇心的孩子,希望得到方方面面的信息,比如怎么吃饭睡觉的,怎么上班挣钱的。“我采访了麦子店的很多人,我相信这里有最真实、最能打动人心的故事。因为麦子店是北京的缩影,北京是中国的缩影,中国是世界的一个缩影。”路易斯•嘉兰希望自己能够将体现开放和包容的中国故事用国际化的手法讲述给世界各地的观众。

无论当天的开机发布会抑或主创接受南方+采访时,“讲好人的故事”都是常提及的句子。主创称,《麦子店》不是城市宣传片,总制片人诸葛虹云对南方+记者说,影片不用宏大的叙事或是概念性的传播,而是通过一个个的人物故事来展现中国多元文化的环境。

▶▶与当地人同吃同住,中西视角碰撞很有意思

诸葛虹云找来路易斯•嘉兰的一大原因是希望能够以国际的视角来讲述中国故事。

近些年中外合拍电影层出不穷,但一个客观的现实是,哪怕是好莱坞大牌导演,往往也难以拍出有品质,符合中国文化、精神的影片。路易斯•嘉兰希望能打破这个“魔咒”。来到中国后,他以种种方式融入当地文化——与中国团队成员同吃同住,还让副导演列了一个很长的中国音乐的列表。

“我也会每天都看有关中国的内容,虽然我不懂中文。最终的目的是要真实地感受到中国的文化。”

“在中外合作拍摄中,外国导演来到中国,由于对环境和文化不熟悉,与中国创作团队的合作往往会产生摩擦,他们也会有心理压力和某种程度上的不舒服。蓝海的制片团队具有非常丰富的国际合作经验,知道如何驾驭好在中外合作中的沟通与共处。我们首先是让他融入我们这个大家庭,通过生活中相处和关怀,建立起感情和信任。”诸葛虹云几乎每天都陪着路易斯•嘉兰一起吃饭,还鼓励他去看昆剧、听京剧、去故宫、爬长城。而身为经验丰富的制片人,诸葛虹云深知要给导演创作的空间,只与他探讨整体的框架,但不会讨论具体的分镜头。

实际上,关于拍“麦子店”,路易斯•嘉兰有过困惑:为什么要拍这里?他也一度陷入一个窠臼,总想寻找每个主人公和麦子店的关系。

诸葛虹云作了个比喻,如果把麦子店比作桌子,那些故事就是桌子上的菜肴,之所以组合为一餐美食,是桌子托起来的,我们在品尝佳肴时,就自然感受到桌子的存在。“麦子店”只是个象征,其实中国有千千万万个“麦子店”。它是今天的北京,今天的中国,也是今天的世界。“我和他说,你到罗马、西班牙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找到一个区域,你可以看到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英国人。这背后的含义就是今天的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路易斯•嘉兰豁然开朗。

在前期采访中,让路易斯•嘉兰印象深刻的是麦子店的一位社区工作人员宋双跃。他是基层的社区干部,在做社区服务中面对很多鸡毛蒜皮的事,而他的一句话令路易斯•嘉兰为之动容,“他说其实很累,工作十年了,工资非常低,基本没休息日,但很快乐、很骄傲,因为我帮人们解决了很多问题。”这样的生活态度,何尝又不发生在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之下。

又如,《麦子店》的另一位主人公李雪艳,身患癌症依然风雨无阻坚持练舞。“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深受感动,不是因为她跳舞好,而是她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在诸葛虹云看来,这种精神是《麦子店》想要挖掘的,也是没有国界的。

▶▶观点

我们不缺故事,缺的是讲故事的方法

今年5月召开的亚洲文明大会对话大会分论坛“亚洲文明全球影响力”上,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重点支持的20部中外合作的优秀电视作品。由诸葛虹云担任制片人的作品《麦子店》《七个北京人》等作品就在其中,这些作品都主要在海外发行。“我们希望让世界了解中国所引领的东方文明的文化理念,”诸葛虹云说,这几部作品从题材上来说聚焦于中国以及“一带一路”的故事,具体而言,是表现新时代下人们的情感和生活。“我们不猎奇,不会为了娱乐而娱乐,而是希望能够从日常生活中挖掘人们的内心情感。”

《麦子店》总制片人诸葛虹云。

诸葛虹云曾经拍摄制作过上百部电视专题纪实片及纪录片,2018年,由她导演的纪录片《禅门七日》获得2018年好莱坞洛杉矶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是为数不多的来自中国的国际纪录片获奖导演。

究竟怎样的中国故事更受世界影迷所喜爱?诸葛虹云认为,某种程度上,中国人感兴趣的中国故事,外国人都会感兴趣,关键不在于故事题材,而在于表现手法,“其实我们根本不缺故事资源,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 我们之所以喜欢看电影,是因为从中找到自己,那无论西方人还是东方人、中国人,寻求与不同文化的人的共通点很关键。每一个故事和每一个人都有很多面,但是我们都是希望去找共通点。”

【采写】南方日报、南方+驻京记者 刘长欣

【作者】 刘长欣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 Copyright 2018-2019 digifolios.com 石壕隆恩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