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石壕隆恩信息门户网 > 教育 > 投资人眼中的教育投资:短途幽暗,长路可期 | 投资人未来峰会

投资人眼中的教育投资:短途幽暗,长路可期 | 投资人未来峰会

2019-11-25 08:30:17 
【字体:  

风很大,眼睛应该睁得大大的。

9月17日至9月18日,由36氪星主办的2019年中国投资者峰会在深圳湾1日举行。

目前,中国一级市场仍处于关键的历史时期。在过去的10年里,gp和lp共同创造了巨大的价值并获得了超额回报。然而,现在,当斯特姆和德朗成为历史时,原本充裕的资本来源突然被抽走,新一代的投资主题还没有完全显露出来,大多数中国投资者和投资机构正处于一个长期的专业稳定期——甚至是一个较低的时期。面对更加复杂和不可预测的未来,在这次投资者未来峰会上,各界投资者都承认分享了他们对趋势的见解以及他们掌握制胜之道的观点和方法,以期探索新周期和新常态下的生存法则。

在过去的十年或二十年里,中国教育行业出现了两次投资机会浪潮:第一次浪潮属于新东方,前景看好,第二次浪潮起源于2014年左右的网络教育。在后一阶段,相当多的独角兽级明星公司诞生了,新一代ace教育投资机构和投资者也应运而生。但是到了2019年,在一场大规模的资本狂欢之后,教育行业似乎陷入了沉默。教育将来会是一个有前途的投资领域吗?新一代明星公司将在哪里诞生?教育的下沉开垦会遇到什么样的坎坷?氪星邀请宋庆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idg Capital董事总经理王新、创新工程合伙人张力军、王兴投资创始合伙人李袁菲、久和集团教育投资部副总裁鲍晓文共同讨论。论坛由新东方战争投资总监刘谦主持。

以下是对话摘录:

教育投资有什么绝佳的机会吗?

刘谦:大家下午好。我是新东方教育技术集团战争投资部的刘谦。今天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实际上有一定的时代背景。如您所见,自去年年中以来,教育行业在合规性和管理方面明显变得更加严格。这项政策对教育行业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但也相应地带来了一些新的机遇和挑战。

从宏观资本市场来看,投资机构也越来越保守,投资初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虽然今年有很多融资,但主要体现在细分市场的总公司。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天的话题:教育投资行业的新机遇,这一讨论变得非常有意义。

在介绍几位投资者之前,我想花几秒钟介绍一下新东方投资:我们是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战略投资部。我参与的投资企业包括Pea Thinking、ahaschool、电视视觉、美国移动实验室、美国gsv基金、天合联盟等。我们的特点是更加关注教育行业本身,包括为我们投资的企业提供非常深入的投资后服务、工业资源和商业机会。

董占斌:大家好,我是宋庆基金的董占斌。我从2012年开始关注教育领域,但我们真正的行动是在2014年,主要是沿着解决教育资源和用户成本不平衡的两个方向。因此,我从2014年开始投资一个一对一的视频轨道,包括领导者1对1、达达英语、蒙骜节目等。此外,我投资松鼠人工智能等。沿着人工智能的方向,但它们的成本仍然很高,所以我后来投资了以其内容闻名的公司,如洋葱数学和时间企鹅。

王新:大家好,我是idg首都的王新。我们还在2013年开始投资教育领域。我们主要关注在线教育的投资。现在我们已经投资了大约十几家公司,包括有代表性的公司,如猿咨询、温和辅导、火花思维、长期兴趣和流利的英语。

张力军:大家好,我是创新工厂的张力军。我们之前研究过教育。我们在2011年启动了第一个教育项目。因为我已经看了很长时间,所以我投资了30多个教育项目,涵盖学前、中小学、职业教育等领域。典型的项目包括在线教育中的vipkid、职业教育中的传智播客以及相对传统的离线主题高斯教育。

李袁菲:大家好,我是李袁菲,王兴投资公司的合伙人。王兴投资是一只相对年轻的基金。管理团队来自市场上相对较大的投资银行和机构。我在一级市场有15年的工作经验,包括10年投资银行和5年私募股权投资。王兴投资的主要领域是教育、互联网、科技和消费。我们从2015年开始关注教育。我们已经做了非常深入的研究,我们确信我们将在未来对企业进行大量投资。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投资了近10个教育项目。在半数以上的项目中,王兴是最大的金融投资者。投资后,我们还将帮助企业协调资源、创造价值,希望能帮助公司更好、更健康地成长。

鲍晓文:大家好,我是九河集团的鲍晓文。九河集团是一个集工业和金融于一体的国有控股企业集团。为了积极应对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同时秉承教育兴国的情怀,九河集团的产业发展主要表现为国防和民用技术与教育产业的融合。教育部门包括培养国际人才的k12私立学校、注重优质教育促进服务的基础教育和语言培训。

刘谦:你认为2019年的教育市场和投资机会怎么样?你认为今年与异常繁荣的2015-2017年相比有什么变化吗?今年重点关注的领域和投资机会是什么?

董占斌:2019年不仅仅是关于教育。事实上,整个投资变得更冷了。然而,这种冷却和以前的冷却仍然有很大的不同。

在2013年和2014年,教育轨道仍处于起步阶段,因此有了一对一、人工智能和人机交互的新方式,每个人都相继展开。到2016年和2017年,整个投资行业都认为教育有未来。这时,天气开始变热,现在相当于变得繁荣后变冷。我认为这次周期会更长,因为很明显,经过几年的布局,每个细分市场已经有了一些相对较大规模的企业。如果后来的企业家没有创新的方式超越这些公司,就很难再看到独角兽的机会。因此,我认为这种变化应该是非常长期的。在有系统的机会之前,我们需要看看是否有一些新的变化,例如技术和渠道的变化。

张立军:我从2011年开始关注教育。在2018年底之前,整体一直在上升。它最重要和最根本的变化实际上来自直播技术的引入。随着这股技术浪潮,我已经开始进入各个子领域,如职业教育、英语、数学、汉语等类别。

我认为从去年底开始,政策和资本环境的变化肯定会有利于教育产业的长期发展,而项目的最大收益有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项目本身对教学质量的真正回报,以及做好产品;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回归真正最重要的事情;与此同时,由于环境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无论是人员组织的效率提高还是利用技术实现的效率提高,每个人都会更加关注效率的提高。

教育产业是一个长期问题,而不是短期出路。我们认为周期性的调整和变化对优质教育企业的生产非常有帮助。

李袁菲:2019年对于教育和风险投资来说确实是艰难的一年。他们正在重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风险投资。近几年蓬勃发展的教育主要是受互联网影响的网络教育。因此,我们说:为什么永恒的朝阳产业教育现在是周期性的?由于互联网周期性波动,风险投资对资本管理又有了新的规定。从融资角度来看,网络教育的资金供给较少。

因此,我认为教育企业现在需要解决三个主要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当网上融资困难和以前的高估值泡沫没有被消化时,如何确保你能得到钱。第三,竞争如此激烈,交通成本如此之高,如何才能进一步实现良性增长?

新赛道是潮汐波还是虚拟火?

刘谦:有一些意见,包括我们也能感觉到k12和少儿英语径赛的竞争格局已经基本形成。但与此同时,自去年以来,一些小领域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如幼儿教育、数学思维、素质教育、国际教育等。你认为这些新的小赛马场是空的还是新的波浪,独角兽有机会吗?

王新:事实上,我们的一些公司已经在经历转型。例如,它原来是儿童玩具的租金。2017年,它将转变为在线数学思维训练的火花思维模式。猿咨询还孵化出一个斑马英国品牌。在k12这一大竞争格局中,每个人对学前教育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因为从小学一年级到接下来的12年,它的接力棒是清晰的。考试是核心指挥棒。然而,如果你继续上学前教育,父母可能会更加关注互动和质量,同时,还有一些因素会消磨时间。因此,我们认为从总体战略布局来看,战略布局将在幼儿园进行。这些用户在未来长大后,还可能接受k12阶段和成人阶段的在线教育,从而形成产业链的良好协同效应。

教育几乎不是一个平台业务。本质上,这是一个b到c的业务,而不是一个平台业务:你的导师、讲师以及你的教学和研究团队都需要时间来培养。教师的快速大规模扩张可能会导致质量和声誉的损害。因此,教育公司是一个相对线性的成长过程,但它的优势是一旦口碑和品牌形成。用户的选择成本非常高,用户不会轻易改变——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在过去20年里,教育和医疗是唯一两个只涨价而不降价的行业之一。这也是投资者愿意向这两个反周期行业投入这么多资金的一个重要原因。

今天,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都会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词:核心资产。过去有一百朵花和一百个思想流派,但在未来,转移到核心资产会越来越明显,所以即使你做了细分,你也应该成为前三名。如果没有,你将来获得的融资规模会越来越小。

张立军:因为我只看教育,所以我看到教育行业有很多子行业。我会用多种方式分开赛道。事实上,教育确实包括许多不同的子领域。如果你根据孩子的年龄,不同的科目,不同的地区会分成许多种。例如,人们说儿童英语是一条很大的赛道,但事实上vipkid主要只覆盖5到12岁的年龄组。

此外,教育行业的许多法律是可重复使用的,并将继续从最成功的市场扩展到其他领域。例如,青年识字率的轨迹主要是指2、3至10岁的年龄,识字率的提高是主要因素。提高识字率不仅是科目考试,也是语言和语言,甚至科学和编程的机会。这个群体的年龄实际上很大,不比新东方少多少。新东方最大的板友能中学是一所初中和一所高中,为期六年。未来最大的板小学也是从三年级到初中,这也是一个六年的时期。事实上,它的市场人口非常广泛。这些学生的父母支付很高的费用,所以市场一点也不小。

科目中也有机会。过去,数学和英语中有独角兽。中国人还没有出来。也许中国人还没有出来。但事实上,投资者认为,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就会有真正的社会需求。它仍然会长大。因此,像中文和编程这样的学科在未来仍然有机会。

从地理角度来看,一级和二级城市的父母可能首先起床,因为他们更富有,教育意识也更高。我相信,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它们也会在三线、四线或更多下沉城市崛起。

我来自山东日照。我们家乡的国内生产总值水平几乎是十年前的北京和上海。我的初中同学每个月花在孩子教育上的钱不比我少。这种力量不可低估。因此,我们说教育产业是一个在轨道的不同分部门都有机会的领域,有些部分还没有发展起来。

鲍晓文:正如刚才几位嘉宾所说,国际教育领域的独角兽企业应该把创新放在第一位。除了市场规模、可持续性和教育需求的影响,国际教育也有一个限制发展的上限。从我们自己的投资经验来看,如道尔顿国际学校项目(Dalton International School Project)、森淼等欧洲语言培训和海外学习项目,这些企业在实现约1亿英镑的业务量和2000万至3000万英镑的利润之前,已经经历了14至15年的发展。与这些企业类似,如果没有革命性或颠覆性的技术或模式,我觉得独角兽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出现在国际教育的轨道上。

董占斌:我可以补充几点。刚才,我问了独角兽的机会。我们认为独角兽有几个因素:一是它们是创新领域还是有创新因素。这是先决条件。另一个问题是,在一个大市场上,你的观众是几十万还是几千万。另一点是连续性,无论是儿童英语还是思维课程,编程,他都可以学习很长时间,所以你的用户价值会很大,这可能会产生一个大规模的收入公司。

还有刚才提到的类别问题,这实际上反映了一些迫切需要的存在。例如,思维课程训练实际上类似于数学奥林匹克的思维训练,它最终会对你的学科和考试产生积极的帮助。因此,绝对有机会在这些方向上生产独角兽。

但是,我认为仍然有必要提醒企业家,如果你没有全新的技术或渠道,你将面临非常激烈的竞争,因为一些最先发展起来的公司已经有了很大的障碍和优势。

教育下沉避免路径依赖

刘谦:下一个话题实际上是今年的热门词汇:下沉。有人认为一线城市的教育市场竞争非常激烈,甚至趋于饱和,那么下沉市场有哪些机会,如何进入下沉市场呢?

董占斌:平抑市场绝对是个好方向。但是我不同意说一线城市已经饱和。事实上,在线教育在初级和二级市场的渗透率仍然很低,远未达到饱和。目前,网上教育的创业者往往把北上官深作为创业的基地,他们都一心想要打入这些市场。然而,事实上,这已经导致了一级和二级市场上最激烈的竞争,而且竞争成本非常高:用户的客户获取成本是数万,或89,000。

然而,也有一些企业家调整了他们的关注点。看起来他们好像在三级或四级城市,甚至在一些县级城市。例如,在一些小城市,“领导者1比1”的总人口可能超过100,000,但他们可以接触到这些地方的1,000多名用户,并获得1%的市场份额。这些领域将有更好的客户获取成本和推荐结果。我认为这基本上是一个地区选择的问题。下沉和下沉一定是未来的方向。我认为下沉的最好方法是沉入乡镇市场。现在这方面的机会基本上是空白的。他们不仅是在线教育,甚至可能没有培训机构。企业家可以更多地关注这样的市场。

刘谦:是的。这个下沉的市场不仅是在线教育机构的下沉市场,也是我们传统离线培训机构的持续下沉布局。例如,新东方作为行业巨头,已经实施了离线和在线两平台战略,并仍在向更加沉没的三级和四级市场扩张。我想问王先生一个问题:你投资的猿类指导已经突破了“在线大班”的地域限制。它的单价实际上相对较低。你认为像ape指南这样的在线教育机构应该如何削减市场?如何进行本地化注册和操作?

王新:从长远来看,所谓的低迷市场肯定会对用户数量做出很大贡献。从短期来看,下沉市场仍面临挑战,因为下沉市场的父母不像一线和二线城市的父母那样重视教育。包括星火思维在内,它实际上更适合像北上官深城这样的城市,那里从年轻到年轻的压力很小。只有当竞争导致预培训时,才会有如此火爆的培训市场。但是在三线城市,许多父母相对来说是佛教徒。

我不知道你是否真的了解中国的人口分布:中国的新生人口约为每年1500万,农村人口约占三分之一,我们所说的县市占三分之一,真正的城市新生人口仅占三分之一。因此,普及网络教育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但另一方面,网络教育对这些孩子来说意味着一个公平受教育的好机会。他们没有机会与真正意义上的北上官青森的著名老师取得联系。

总而言之,从长期来看,下沉市场非常乐观,但从短期来看,一线和二线城市仍然是主要战场。

张丽君:如果你真的想去市场,它的游戏风格与一线和二线城市完全不同。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的家长可能需要更紧密的现场联系来产生信任,因为距离对三线城市来说不是问题,时间对三线城市来说也不是问题,所以我们投资了许多项目来消化市场。他们主要应用在线和离线相结合的双资格课堂技术。

新东方在过去几年里并没有真正渗透到三线和四线城市。根本原因是真正优秀的教师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如今,这个问题真的通过双师型课堂技术解决了:教师通过网络课堂传授知识,现场有一名班主任协助。

另一个例子是戈尔茨坦教育。它们只在北京网上开放。他们有清华北大最好的学生。然后他们只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做。无论是给公立学校还是培训机构,他们都将教材分享给其他地方的小型培训机构。教师在北京上课,来自其他地方小型培训机构的学生也可以上课。其教学效果和质量得到了验证。例如,我们的外籍教师易建联和vipkid将来自北美的外籍教师介绍给中国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家庭。外籍教师易建联将最好的老师引入离线英语培训机构的课堂。一门课程可能持续一个多小时,其中25分钟由外籍教师授课。孩子们也很喜欢它。

综上所述,下沉市场的演进路径可能不同于一线和二线城市,但这个市场是存在的,值得企业进一步探索。

刘谦:至于如何进入下沉市场,我也想和你分享一下新东方的情况。众所周知,我们有一款非常好的在线教育产品,叫做东方优博,它实际上是一个1v20的在线小班。在低迷的市场中,它可能比一般的在线公司更深。它将在三、四线甚至下沉市场开设门店,然后进行本地化招生、本地化教学和研究,然后统一北京和武汉的高素质教师提供教学,这不仅解决了输送高素质教师的问题,也解决了本地化招生和运营的问题,大大降低了获得客户的成本。

黎媛菲:下沉市场有几个特征:它的人口基数比一二线城市更大;它的教育需求存在,但是它教育供给的丰富性还需要提升;还有一点可能会超出大家的普遍认知:三四线城市的实际购买力可能比我们想

澳门金沙 体育投注 pk10下注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 Copyright 2018-2019 digifolios.com 石壕隆恩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